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贲 > “光棍过剩”是社会的暴力隐患

“光棍过剩”是社会的暴力隐患

 

有报道说,中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到2020年,过剩的男性光棍人数会高达3000万,可能会爆发“光棍危机”。那么,“光棍危机”的后果是什么呢?仅仅是人们所忧虑的高彩礼、早婚、婚姻买卖、骗婚、婚姻错位、代际争夺、婚外情、第三者插足、非婚生育以及同性恋、性疾病、性犯罪等等的增加吗?还是可能有更严重的后果?

青年男性过剩除了会带来上述问题,恐怕还会引起社会暴力的上升,而这是更严重的。美国心理学家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书中指出,女性主义是现代社会暴力降低的一个重要因素。女性主义不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妇女能顶半边天”,而是“一种指向和平的发展”。这首先是因为,有利于女性的社会制度和性生活安排可以消减男性间竞争产生的暴力。婚姻是一种有利于减少男性竞争和增进社会稳定的制度安排,在婚姻中,男子承担对自己子女的义务,放弃为争夺其他性交机会而与其他男子的竞争。正如平克所说,“结婚能够减少男性的睾丸素和犯罪的可能性,我们从统计数据中看到,在美国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当人们幸福地成家结婚时,凶杀率直线下降,而到60年代和70年代,结婚年龄后移,凶杀率上升,在婚姻率特别低的美国非裔社区,凶杀率一直保持在相当高的水平。”

在光棍过剩危机中,过剩的不是男子,而是年轻的男子,他们是社会中最不稳定的人群,也是社会暴力的主要因素。美国学者型记者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在《自由的未来》一书里谈到阿拉伯世界的人口变化时指出,年轻人口大量膨胀对任何一个社会都不是好消息。阿拉伯人口的一半还不到25岁,75%的沙特阿拉伯人在30岁以下。扎卡里亚对这样的人口结构表示担忧,正是从年轻男子的暴力趋势着眼的。他写道,“每一个社会中,几乎犯罪都是由15岁到25岁的男子犯下的。一位社会科学家指出,把所有的年轻男子关起来,社会暴力会降低95%”。从一些历史经验来看,年轻人的膨胀与社会动荡之间有着某种联系,“1789年法国革命爆发之前,正在经历年青人的膨胀时期,一如伊朗1979年公民一样。1968年美国的年轻人膨胀达到高峰,即使在美国,也爆发了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强烈的社会动荡。”

年轻人既然会如此影响社会暴力,可以想象,如果年轻男子远多于女子,那么暴力和不稳定因素又会有怎样的增长。美国政治学家瓦莱丽·赫德森(Valerie Hudson)和安德烈亚·丹波尔(Andrea den Boer)有一篇文章,叫《男子剩余,和平赤字》(A Surplus of Men, a Deficit of Peace),光看题目就够吓人的了。他们认为,中国杀女婴的传统导致大量男子找不到配偶。这不只是破坏了男女的均衡,让许多男子讨不到老婆,而且更是增加了社会暴力的隐患。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对此写道,“这些男子都是穷人,因为富人占据了稀缺的女性资源。这些在中国被叫作‘光棍’的男人们,结成帮会,自己打架斗殴之外,还抢劫和骚扰其他居民。他们甚至可以集结成军,威胁地方或中央政府的管治”。

怎么才能安置这些年轻光棍呢?这会让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感到头疼。以往最有利的安排就是让他们当兵,平克认为,可以以武力压制他们,“也可以收编他们”。但是,“最好的做法是,可以输出这些破坏性力量,将这些多余的男子作为民工、殖民者、士兵送往他人的疆土。当其他国家的领袖也开始试图输出剩余男子的时候,结果就是一场漫长的消耗型战争。赫德森和丹波尔这样表示:‘在这样的冲突中,每一个社会都有足够的光棍可以消耗——而他们的政府会很高兴能够消耗掉他们。’”

今天,这种安置方式显然是行不通的。那么,对光棍过剩的危机是否还有别的解决之道呢?人口专家指出,出生性别比失调是三个因素(重男轻女的性别偏好、一胎化的限制和胎儿性别鉴定)的共同作用后果,改变需要消除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然而,这三个因素中,第一个是观念,后两个是政策。政策可以要改就改,但观念却不易变,因此也就成为三个因素中最为关键的一个。光棍危机要得缓解,根本希望恐怕正维系于观念的改变。近日,有教授建议,可以用经济学原理来解决这个社会问题,称收入低的男人可以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他还表示,允许同志合法结婚,也能缓解3000万光棍问题。这个建议的出发点仍然是试图用政策改变来应付光棍过剩问题。这是引鸩止渴的救急之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观念改变的过程缓慢,涉及复杂的人和社会价值改变,虽然难以一时一刻见到成效,但它最后的效能却绝不是任何救急之策可以代替的。

 

0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