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贲 > 文章归档 > 2016年六月
2016年06月22日 11:04

犬儒主义是弱者的抵抗 知识分子失败是全社会的不幸

大概没有人否认今天中国社会存在大量的“犬儒主义”者,而杨绛去世所引发的知识分子“沉默权”讨论也一石掀起千层浪。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以及今天中国知识分子生存现状。

说谎:您此前文章以及书中都谈到了平庸之恶与犬儒主义,这些似乎是建国后大多数知识分子与普通人的相同点,今天也是如此,当然也有少数勇敢者。目前如何改变这种犬儒文化?或者说,除了勇敢与压迫之外,是否有中间相对平稳通道?

徐贲:“平庸之恶”指的是极权统治下普通人的制度性作恶。纳粹时期、斯大林统治时期和文革时期的大规模暴力残害和杀戮都是由无数普通人参与的,他们的恶行动机不过是相当平庸的贪婪......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7日 14:59

专制教育生产虚伪和功利的奴民

社会-政治意义上的公民与自然国民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徐贲:自然国民其实也不是自然的,班納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想象的共同体》一书指出,民族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民族国家也是一样。任何一个人,只要出生在一个民族国家里,就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国民,只是看上去自然而已。国民身份与文化认同的身份不同。例如,海外华人认同中国文化,但并不自然而然就是中国的国民。每一个出生在中国的孩子,只要拥有中国身份证,就是中国国民。这样的国民也常被称为“公民”,但这并不是我在《统治与教育》中讨论“公民教育”所说的社会-政治意义上的公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