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贲 > 文章归档 > 2012年七月
2012年07月29日 10:54

中国特色的“修辞学”

中国特色的“修辞学”

徐 贲

在中国没有出现过像亚里士多德,西塞罗或昆体良那样系统论述修辞学或演说术的伦理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许是说服的工作大多数是在非公共的场合进行的,这样的说服往往成为一种私下进行的、必须避人耳目的交易术。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修辞理论是相当陌生的,即便有修辞理论,也只是功利性的,不是伦理性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3日 00:54

到底谁有理,问问“第三方”

到底谁有理,问问“第三方”

徐 贲

有一位资深的美国国会议员曾说,他在国会里作过无数次辩论演说,但只有说服过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这位国会议员能这样自我调侃,是因为他很明白辩论本身的局限。

一个人作论辩说理,很少有能直接说服对立一方的。这并不表示他缺乏说服的能力,而是因为,论辩式说理说服对立一方的可能本来就是非常微弱的。一般来说,论辩式说理起到的是强化自已一方,而并非软化对立一方的作用。......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5日 07:03

中国人拜偶像的心灵危机

中国人拜偶像的心灵危机

徐 贲

不久前,一张北京某中学学生校园内拜高考状元的照片引发很多人关注。图片中,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在两个人像牌前鞠躬,敬礼。这两个人像牌上的是高考状元。中学生向两位高考状元偶像祈求,无非是想分享他们高考的好运。这令人想起2010年10月31日,广州市一位常务副市长到城隍庙内拜海瑞,拜求“保佑建设系统没有腐败分子”。如今,中国各地的庙宇、道场香火鼎盛,许多人未必是真正的佛道信众,但却逢庙必拜,拜的都是偶像。不久前更有一个伟大偶像真实存在的轰动性科学证明,说山西省吉县人祖山娲皇宫女娲塑像下所发现人骨,经北京大学C14同位素测定,人骨......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2日 11:13

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

 

在网上读到一篇《在怀疑的时代更需要信仰》的讲稿,是作者在北大中文系2012年毕业典礼上的致辞。其中有几句话令我印象深刻,“文学理论无法识别毒奶粉的成分,古典文献挡不住地沟油的泛滥。当利益成为唯一的价值,很多人把信仰、理想、道德都当成交易的筹码,我很担心,‘怀 疑’会不会成为我们时代否定一切、解构一切的‘粉碎机’?我们会不会因为心灰意冷而随波逐流?”

我很同意作者对当前缺乏信仰的看法,但是,把信仰、理想、道德是放在一起说,可能给人这样的印象:有了某种“理想”和“道德”,也就有了信仰......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8日 02:06

什么是《知青》“激情岁月”的激情?

什么是《知青》“激情岁月”的激情?

徐 贲

电视剧《知青》再次引起了“文革”期间“激情岁月”的话题,有评论说,“这部剧显然不是‘老三届’们的专属,不同时代的人看过都会有截然不同的观后感。有的老知青认为剧中表现的知青生活不够艰苦;有的90后观众则认为当年的激情岁月值得向往”。需要追问的是,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激情岁月”。

知识青年在“文革”中的“上山下乡”不同于在这之前......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6日 10:03

我们也曾经是迷惘的一代

我们也曾经是迷惘的一代

徐 贲

托尼·朱特那本小小的《沉疴遍地》(新星出版社,2012年)是为年轻读者写的,但上了年纪的读者读了也许可能会更有体会。朱特说,一直有那些觉得自己在政治信念上一无所有的美国80后、90后学生们在向他抱怨:“‘你们当然容易啦’: 你们这一代人有理想,有思想,你们相信某种理念,你们能够变革。”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冷战结束后,意识形态已经终结,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已经失去了区分的意义。他们对朱特所青睐的社会民主主......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3日 11:43

中国文科的厄运与责任

眼下正是广大高考学子填报高考志愿的时节,一位网上实名认证为哈工大教授的一条微博引起数千条转帖,上万人关注。这条微博称“文科生都是反科学”,将“贻害社会”。一般人,甚至教授不待见“文科”,有各种原因。不只是功利的考量,如没有用,工作不好找,工资待遇低;而且还有对文科知识的鄙视和不信任,“反科学”和“贻害社会”便是后一种理由。

在许多人看来,科学技术的知识是硬碰硬可以核实的,一便是一,二便是二。文科的许多知识不过是概念游戏,耍嘴皮子,今天这么说,明天那么讲,只说不练,虚头巴脑,因此“贻害社会”。在这......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1日 02:26

穿上学位服的时刻

穿上学位服的时刻

徐 贲

毕业的季节到了,我在苏州大学的校园里散步,随时可以看到一小群一小群的学生身着学位服在一起照相留念。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但是,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特殊的学生,他叫林水金,台湾新竹县人,今年67岁。2008年,他考上了苏州大学金融系,念金融学博士;今年,他取得了学位。苏州的报纸上刊登了他身穿红黑二色博士服的照片。

正好又在网上读到这样一则消息,一位49岁名叫黄金焰的安徽农民,儿子是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的毕业生,正好带队去参加墨西哥机器人足......

阅读全文>>